• 您當前的位置︰首頁 > 八年級 > 八年級二班
  • 龍蝦復仇記-伍迪.艾倫
    來源︰佚名  發布時間︰2016-05-13

      兩周前,亞伯.莫斯科維茨死于心髒病,然後轉世成一只龍蝦。他在緬因州的海岸落網,被運送到曼哈頓,進入了上東城一家高檔海鮮餐館的水缸。水缸里還有幾只龍蝦,其中一只認出了莫斯科維茨。“亞伯,是你嗎?”那只龍蝦揚著觸須問。

      “誰?誰在和我說話?”莫斯科維茨說,突然變成了甲殼綱動物令他莫名其妙。

      “是我,莫?西爾弗曼。”那只龍蝦回答。

      “噢,我的天哪!”莫斯科維茨叫起來,那是一起玩金拉米紙牌游戲的老伙伴的聲音,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      “我們重獲新生了,”西爾弗曼說,“成了兩個長著鉗子的家伙。”

      “龍蝦?這就是我正直人生的結局?在第三大街一家餐館的水缸里?”

      “上帝的旨意我們無法預料,”西爾弗曼回答,“比如菲爾.平查克,那家伙死于動脈瘤,現在成了倉鼠,整天蹬那個愚蠢的輪子。他可是當了那麼多年耶魯的教授。我覺得他是真的喜歡那個輪子,他不停地蹬啊蹬,臉上始終掛著微笑。”

      莫斯科維茨一點兒也不滿意自己的現狀。為什麼像他這樣體面的公民,一位受人尊敬的牙醫,本該變成蒼穹中翱翔的雄鷹,或者是某位性感名媛大腿上的寵物,任由她撫摸皮毛,此刻卻不光彩地淪為菜單上的一道主菜,等待他的殘酷命運竟是與烤土豆和餐後甜點一起被端上餐桌。

      兩只龍蝦開始討論玄學、宗教以及宇宙的神秘莫測。例如索爾.德拉辛,一個從事餐飲業的倒霉蛋,中風過世後卻變成了一匹種馬,他讓那些可愛的純種小母馬懷孕,還能收取高額的報酬。又氣又惱的莫斯科維茨在水缸里來回游動,西爾弗曼像佛陀一樣,對即將成為法式野菇h龍蝦的結局听天由命,這一點讓莫斯科維茨無法接受。

      恰在此時,伯尼.馬道夫走進餐館,在水缸附近的餐桌旁就座。剛才還痛苦焦慮的莫斯科維茨,現在開始大口喘氣,尾巴像摩托艇發動機一樣攪動著水面。

      “我不相信,”他說,黑色的小眼楮貼在水缸玻璃壁上,“這個應該在監獄里服刑的家伙,怎麼能在監禁的地方溜出來吃海鮮大餐?”

      “瞧瞧他那俗不可耐的老婆吧。”西爾弗曼仔細打量著馬道夫夫人的戒指和手鐲。

      莫斯科維茨強忍住往上涌的胃酸,那是他上輩子的老毛病了。“我出現在這里,就是因為他。”他說,語調近乎尖銳。

      “跟我講講吧,”西爾弗曼說,“我和那人在佛羅里達打過高爾夫,他會趁你不注意用腳挪動球。”

      “每個月我都會收到他的收益結算單,”莫斯科維茨怒氣沖沖,“我知道那些數字完美得令人懷疑。當我和他開玩笑說,這听起來像一個龐氏騙局時,他被猶太布丁噎住了,我只好使用海姆利克腹壓法幫助他。在大筆揮霍後,他的騙子本性終于暴露,我的淨資產全沒了。還有,我心肌梗死發作時,連東京的海洋學實驗室都監測到了。”

      “他對我則裝模作樣,”西爾弗曼說,下意識地在自己的甲殼上尋找贊安諾藥片,“開始時他告訴我,容不下另一位投資人了。他越是拒絕,我越想加入。我請他吃飯,因為他喜歡羅莎麗餐廳的薄卷餅,所以答應下一個機會歸我。得知他開始打理我賬戶的那天,我激動萬分,從婚禮照上把妻子的頭像剪下來,換成了他的。得知自己破產後,我從棕櫚海灘高爾夫俱樂部的樓頂跳下來自殺了。我不得不等了半個小時,前面還排著11個人。”

      此時此刻,餐館領班護送馬道夫來到水缸前,狡猾的騙子開始琢磨那些浸泡在鹽水里的家伙哪個更鮮美多汁,隨即選中了莫斯科維茨和西爾弗曼。領班招呼侍者把兩只龍蝦撈出來的時候,臉上掛著殷勤的微笑。

      “這是最後一搏的時候了!”莫斯科維茨義憤填膺地喊道,“騙走我畢生的積蓄還要把我蘸著黃油醬汁吃掉!天理何在?”

      莫斯科維茨和西爾弗曼,滿腔的憤恨直沖雲霄,他們反復搖動水缸,直到它從桌上滑落,摔得粉碎,玻璃碴和水散落到六角形的地磚上。周圍的人紛紛扭頭觀看,驚恐的領班對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。

      在復仇火焰的驅使下,兩只龍蝦沖向馬道夫。頃刻之間,他們跑到馬道夫的桌子旁,西爾弗曼奔向他的腳踝,莫斯科維茨則近乎癲狂地使出渾身的力氣,從地上一躍而起,一只巨大的螯牢牢鉗住馬道夫的鼻子,當西爾弗曼的兩只鉗子都夾住馬道夫的腳背時,灰白頭發的騙子痛得大叫,從椅子上跳起來。餐館的老主顧們認出了馬道夫,他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楮,開始為龍蝦們喝彩。

      “為了寡婦們和慈善事業!”莫斯科維茨歡呼道,“因為你,希望醫院現在變成了溜冰場!”

      馬道夫,他無法擺脫這兩只大西洋居民,沖出餐館後叫喊著逃進熙熙攘攘的人群。莫斯科維茨老虎鉗一樣的大螯把馬道夫的鼻隔膜夾得更緊,西爾弗曼則撕破了他的鞋,他們迫使這個滑頭的謊言家認罪,並為他的罪惡勾當道歉。

      那天結束時,馬道夫住進了萊諾克斯山醫院,渾身布滿了抓痕和擦傷。兩只叛逃的龍蝦,在怒火熄滅後,還有足夠的力氣跳進羊頭灣冰冷的深水中。

      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,莫斯科維茨到現在還活著,就在那兒和耶塔?貝爾金在一起。他們是過去在超市購物時認識的。貝爾金上輩子活著的時候很像比目魚,在一次空難後她真的變成了一條比目魚。

       

    • 版權所有 河南省鄭州市第二十六中學 地址︰鄭州市紅專路26號 郵政編碼︰450002
    • Copyright2005-2014 鄭州市第二十六中學 聯系電話︰0371-63871082 鄭州二十六中官方微信號︰zhengzhou26
    • 豫ICP備15007873號-1 技術支持︰中國信息港